马克·亚克奇
译者 陈茜 韩烨

新奥尔良绿区

第一部

家,原谅我,

我必须走,而且不可以带走你。
他们说我连一张你的照片都不可以带。

他们说不用烧主人的床,
“我们会提供你一张新的。”

他们说的“对不起”不同往常,但是我会一直
在饼摊上写你的名字。

我要用口红在我们的床单上勾勒你的身体。
如果我把口红弄得到处都是,请别沮丧。

我不再哭,
也不在认为灾难是动物。

我不再撒谎,
我的思想大多数是

记忆,其它的思想是一面镜子,
这面镜子让我折断了我的鼻子。